当前位置: 骑士小说网 > 奶爸圣骑士 > 第六百四十一章 交代

第六百四十一章 交代

“左毅阁下,请!”

春晓茶楼门前,白衫老者亲自为左毅打开了劳斯莱斯的后座车门。

在左毅坐进车里之后,他也跟着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。

负责开车的是名中年男子,刚才跟随白衫老者一起去过茶楼的雅间。

这位中年男子当然不是普通人物,但是此刻他和白衫老者一样,心里相当的紧张。

如果在去往白氏庄园的路上,左毅暴起发难,那么两人能够活下来的可能性很低。

他有这样的担心其实很正常。

正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,换成是他自己,肯定是不愿意跑到对头的老巢里。

他怕左毅在路上反悔。

但这名中年男子的担忧显然是多余的,左毅还正想见见那位白家的家主,世袭镇南侯。

白家在大夏是很特殊的存在。

别的贵勋家族,除非立下极大的功勋,否则爵位传一代削一级,几代下来就会失去昔日的荣光。

而白家的历任家主世袭镇南侯爵位,几百年来从未改变过。

虽然没有达到割据一方的程度,但白家在安越的地位始终稳如磐石,历届的大夏内阁对白家也基本上以怀柔为主,没有动过干戈。

左毅对白家的了解不多,目前所知道的都是从方晓辉那里听来的。

比如他知道现任的白家家主名叫白景炁。

这位镇南侯非比寻常,很早的时候就觉醒成为了超凡者,拥有着A级巅峰的实力。

也有人说,白景炁的真正实力不比阿尔法强者差多少。

这位白家家主不喜欢抛头露面,平常大部分时候过着深居简出的潜修日子,将家族的事务交给别人来管理。

但没有人能够忽视他的存在!

当劳斯莱斯驶离春晓茶楼的时候,左毅陷入了思索当中。

这次来春城怼上白家,应该算是一个意外的情况,那么问题来了,他下一步该如何去做才最为合适,其中的尺度并不好把握。

总不能一言不合就灭掉白家吧?

但这样的想法…

还挺诱人的。

除了已经被左毅灭杀的张隆庆两人之外,此时此刻跟他同坐在劳斯莱斯里的白衫老者和中年司机,也不是什么好东西!

叮铃铃!

正在这个时候,左毅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白衫老者和中年男子同时吓了一大跳。

左毅瞥了他们一眼,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接通。

“左毅,你那边什么情况?”

给左毅打来电话的正是伍永健。

远在杭城的伍永健是刚刚得到了一些消息,知道左毅竟然跟白家怼上了,所以立刻打来电话向左毅询问情况。

“没事。”

左毅笑笑道:“我现在去白氏庄园的路上。”

“当心点。”

伍永健压低声音说道:“白景炁不是一般的人物,你有什么事只管给我打电话。”

对于左毅的安危,这位江南超管局的首席长官并没有多担心,因为他非常清楚左毅的实力究竟有多么的强大,断然不会在白家这条阴沟里翻船。

他只是提醒左毅要当心白景炁。

劳斯莱斯驶入了主道,平稳地朝着城外开去,远处可见连绵起伏的群山。

白家的祖宅在古城区的中心位置,但家族里的核心嫡系成员平常都不在祖宅里居住,位于城外五龙山下的白氏庄园,才是他们真正的家。

白氏庄园距离市区有十几公里的路程,专道的两侧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林,高标准的黑色柏油路一直通到了山脚下,宽敞干净没有任何的破损。

这里的自然环境极好,路的尽头有座小湖,白氏庄园就坐落于湖畔,背靠着大山。

经过两道门岗安检,车子驶入了庄园里面,最终停在了一幢中式别墅的前面。

“请!”

左毅下了劳斯莱斯,在白衫老者的引领下进入别墅当中。

这幢别墅面积很大,厅堂跟豪华酒店的大堂差不多,里面或坐或站着的男男女女有二三十人之多,如众星拱月般围绕着一位踞坐在太师椅上的唐装老者。

在他们的身后,厅堂正壁中央悬挂着一副大型的猛虎下山图,笔墨酣畅威风凛凛。

当左毅进入厅堂的时候,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聚焦在他的身上。

惊疑、好奇、愤怒、警惕…不一而足。

那位唐装老者睁开眼站起身来,抱拳道:“左伯爵大驾光临,白家蓬荜生辉!”

左毅回礼:“镇南侯客气了。”

他并不认识白景炁,但对方的架势气度足以说明身份。

最重要的是,虽然唐装老者将自身的超凡波动压制到最低的程度,依然无法瞒过左毅超强的精神感知。

A级巅峰超凡者,距离阿尔法仅仅只有一线之隔!

“请坐。”

左毅在显然是特意为他留出的客位上坐了下来,一位俏丽的侍女送上了茶水。

啪啪!

白景炁重新落座之后,拍了两下手掌。

只见一名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男子畏畏缩缩地走了出来,手里还捧着花盆。

花盆里栽种着一株正吐蕊绽芳的兰花,兰叶碧绿花瓣素白,隔着很远的距离都能闻到它所释放出来的、让人心旷神怡的香味!

这无疑正是那株引发事端的奇兰,的确有着非同一般的地方。

一株超凡植物。

左毅一看就明白过来——难怪张隆庆会产生歹意陷害高锋,将兰花占为己有。

“左伯爵…”

白景炁说道:“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,现在物归原主,请你把这株兰花带回给你的朋友,另外白家再加上一笔补偿。”

他指着那名手捧兰花的年轻男子说道:“至于他…”

白景炁挥了挥手。

立刻有两名彪悍的黑衣男子走了过去,一人接过花盆,一人抓住了年轻男子的双肩,

咔嚓!

骨头碎裂的声音骤然响起,年轻男子不由地闷哼了一声,额头上顿时渗出了汗珠。

虽然他极为痛苦,却强忍着没有惨叫出来,倒是有几分硬气。

这位显然是张隆庆的便宜妹夫。

白景炁扭头看向左毅:“左伯爵,白家这样的交代,你满意吗?”

左毅笑了。一秒记住"骑士小说网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