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骑士小说网 > 奶爸圣骑士 > 第四百四十八章 树大有枯枝(1/2)

第四百四十八章 树大有枯枝(1/2)

秦氏宗府,游乐室。

泰克的怒吼仿佛像是夏日里的超强风暴,狂暴无比地轰向了疤脸男,它的神情狰狞之极,一对硕大的眼睛里全是嗜血暴戾的神色!

虽然泰克还是幼犬,但深渊三头犬的纯正血脉让它生下来就拥有强大的力量,一旦被激怒就会彻底爆发出来。

而且它天天吞食牛魔肉干,又经历过一次晋升蜕变,实力之强已经不弱于A级强者,加上前段时间左毅带着它在试炼空间里追猎搏杀,战斗力更是直线上升。

毫不夸张的说,现在的泰克只要不遇到阿尔法级强者,它不怵任何的A级超凡者。

疤脸男的实力虽然达到了B级巅峰的层次,轻轻松松地碾压了C级的叶映雪,但是想要压制禁锢泰克简直是痴人说梦!

疤脸男用以控场的超凡力量在瞬间被摧毁,直面深渊三头犬的天赋能力——深渊咆哮!

他只感觉呼吸都变得极为艰难,耳膜都快要被震破,可怕的声浪就像是大海怒潮狠狠地拍击在自己身上,竭尽全力抵挡着才没有被拍飞。

但疤脸男非常清楚自己根本坚持不了多长的时间,他的口鼻眼耳全都渗出了殷红的鲜血,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,心里面懊悔到了极点。

他其实不想硬抗的,但如果他闪避的话,那躲在身后的小胖子就要遭殃了!

“来人!”“在这边!”“快快快!”

秦氏宗府是秦阀的根基之地,居住着秦家的核心嫡系成员,大宅的安保力量自然极强,而且秦舞阳是夏超联会长,门下的高阶超凡者不在少数。

今晚秦舞阳在宗府举办金婚庆宴,虽然没有广邀宾客,但来客里面有范海流和张宗瀚这两位大夏巨头,在安保方面自然格外注重。

泰克的吼声起码惊动了大半个东外坊,就像是一颗巨石砸入水潭当中,整个秦府全都轰动了,大量的安保人员和超凡者迅速朝着游乐室赶来。

但首先赶到的是左毅!

他的身形连闪,瞬息之间出现了在游乐室当中。

见到左毅出现,泰克立刻停止了咆哮,身形迅速缩小恢复了原状。

嗯嗯,大魔王来了就没有汪的事情了。

而夏云琪见到这一幕,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,连忙抬手握住自己的嘴巴。

怕自己叫出声来。

“出什么事情了?”

看到宝儿安然无恙,左毅将目光对准了坐在地上的叶映雪。

叶映雪刚从墙壁上跌落下来,她咳嗽了两声爬了起来,满脸通红地说道:“对不起。”

左毅让她照顾宝儿,结果保护住宝儿的是泰克。

叶映雪从未感觉如此刻般丢脸,她的骄傲和自信通通化为了乌有,面对左毅羞愧难当。

左毅没有说话,转过身来看向了门口的疤脸男。

疤脸男左手按着胸口,右手扶着门框,血流满面的模样看着很是渗人,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,眼睛里全是愤恨怨毒的神色。

但被左毅凌厉的眼神扫过,他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,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:“一点小小的误会,请问阁下是?”

疤脸男虽然性情骄狂,连叶映雪都根本不放在眼里,但面对左毅却是倍感惶恐,仿佛大难临头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。

这种源自内心的恐惧让他不得不低下了头颅。

此时此刻,秦舞阳和大批的安保人员同时赶到了游乐室。

“外公!”

躲在疤脸男身后的小胖子顿时眼睛一亮,立刻手指抱着泰克的宝儿说道:“她欺负我,还放狗想要咬我和小舅舅!”

这家伙别看岁数小,心眼坏得很,直接来了个恶人先告状!

“不是的。”

他的话音刚落,夏云琪鼓足了勇气反驳道:“是你先欺负人。”

“胡说!”

小胖子暴跳如雷,对着夏云琪破口大骂:“你这个小贱…”

啪!

一只宽厚有力的巴掌狠狠地扇在了小胖子的脸上,将他还没有骂完的话扇了回去。

出手的正是秦舞阳!

猝不及防的小胖子被扇翻在地上,半边的脸颊迅速肿胀,完全懵了。

他怎么也没想到,向来疼爱自己的外公会打自己!

“浩浩!”

刚赶过来的一名艳丽女子恰好看到这一幕,顿时吓得魂飞魄散。

她慌忙扑过去将小胖子抱入怀里,不敢置信地喊道:“爸,浩浩还是个孩子啊!”

“孩子…”

秦舞阳用森冷的目光盯了自己女儿一眼,然后看向了疤脸男。

疤脸男汗如雨下,突然双膝一软跪倒在了地上:“大伯,我错了。”

秦舞阳对宠爱的外孙都毫不容情,对他这个并不是很受待见的堂侄又什么会客气?

所以他没有任何的狡辩想法,跪地祈求原谅。

“滚出去。”

秦舞阳淡淡地说道:“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。”

疤脸男顿时感觉五雷轰顶,差点瘫倒在地上。

他能够有今天的成就,全靠秦家的资源支持,秦舞阳发话将他赶出宗府,等于是彻底断掉了他的前途。

他帮小胖子出头,除了双方的舅舅外甥关系之外,更重要的是通过后者来讨好秦舞阳。

结果弄巧成拙反而触怒了秦舞阳,疤脸男的心里当真是后悔到了极点——自己怎么会干出这样的蠢事来?

“都给我滚!”

秦舞阳眼神淡漠,加重了语气:“嫁出去的女儿还是多顾着婆家,不要三天两头地跑娘家来让人笑话。”

艳丽女子都不敢说话,哭泣着带小胖子匆匆离开。

疤脸男同样不敢赖在这里,走得狼狈之极。

而那些闻声赶来的安保人员和秦家人也跟纷纷退走,生怕触到了霉头。

游乐室恢复了清静之后,秦舞阳叹了口气,苦笑着对左毅说道:“树大有枯枝,家门不幸,秦某管教无方,我得向你道歉。”

秦家太大人太多,虽然人才济济俊彦辈出,也难免出几个不肖子。

其实严格来说,外孙并不算是秦家人,但他闯出这样的祸端,秦舞阳也难辞其咎。

左毅笑笑:“秦会长言重了。”

堂堂阿尔法强者低声下气地道歉,又惩罚了罪魁祸首,事情也就过去了。

当然这主要是宝儿没有受到伤害,否则左毅岂会善罢甘休!

----------------一秒记住"骑士小说网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