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骑士小说网 > 奶爸圣骑士 > 第三百二十三章 抓得好(1/3)

第三百二十三章 抓得好(1/3)

震惊、错愕、愤怒、疑惑、讥嘲……

婚礼的现场死寂一片,连乐队也停止了演奏,数百位宾客的目光聚焦在了左毅的身上,各种各样的眼神尽显人间百态。

其中很大部分人,已经将左毅当成了死人。

这是哪里?

这是沪海段家的祖宅!

今天是段家家主段明辉掌上明珠的结婚大喜之日,居然敢当着数百权贵人物的当面要抓捕新郎,等于是将段家的脸皮踩到了烂泥地里。

虽然左毅放倒了十几名安保人员是很厉害,但要是以为段家的老巢里就这点防卫能力,那就大错特错了!

大家相信不管左毅有着什么样的身份,他都死定了!

“你是谁?”

一位气势不凡的中年男子站了出来,他盯着左毅的眼眸里燃烧的怒火烈焰,仿佛能将后者焚化成灰:“是谁派你来的!”

这位中年男子是有理由愤怒的,因为他正是段家的掌舵人、新娘的父亲段明辉。

就在十分钟之前,他自豪而骄傲地将自家的千金宝贝,交到了一个优秀的男人手里,虽然有着很多的不舍还有淡淡的伤感,但这位段家家主依然感觉到了幸福和满足。

段明辉相信,这段由他亲手挑选出来的姻缘是无比美好的。

然而现在他的自豪和骄傲、幸福和满足,还有满怀的美好,通通被撕成了碎片。

段明辉恨不得立刻将左毅撕成碎片!

就在他斥问的时候,更多的安保人员迅速出现,他们有的朝着左毅围拢过来,有的守卫在宾客们的前方。

其中夹杂着几名手持武器、神色冷漠的西服男。

现场的数百宾客非富即贵,很多沪海的头面人物,所以安保力量自然格外强大。

除了普通的精锐保镖之外,还有超凡者的存在!

“你是哪个部门的?”

下一刻,一名两鬓斑白的威严男子站到了段明辉的身旁,对着左毅沉声喝道:“我是总警署的梁伟志署长,立刻出示你的证件,表明你的身份!”

梁伟志,沪海总警署的署长,也是今天参加段家婚礼的重要嘉宾之一。

这位总署长也是无比的恼火,出了这样的事情,他感觉都无脸面对段明辉,反而希望左毅是个冒牌来捣乱的假货。

这样他就可以无所顾忌地对左毅下死手!

“左师?!”

正当局面一触即发的时候,一个声音很突兀地响起,吸引了大家的注意。

只见一名年轻男子越众而出,惊讶地问道:“您来抓沈远鹏?”

他二十出头的年纪,脑门上染了一撮惹眼的白毛,脖子上挂着根大金链,一身的穿着打扮跟婚礼现场很不搭调。

宾客们顿时一片哗然!

大家都认识这位白毛男,所以才感觉份外的惊讶。

段明辉的脸色铁青:“左丘永杰,你在搞什么鬼把戏!”

这名年轻男子正是左丘永杰,沪海左丘家派来观礼的代表之一。

段明辉下意识地认为左丘永杰跟左毅是一伙的,是他在搞恶作剧让段家难堪!

如果换成是别家的子弟,段明辉肯定不会这么想,但左丘永杰外号左丘疯子,性格难缠脾气古怪,以前就干出过很多让人头疼无比的事情来。

虽然不知道自家哪里得罪了这个家伙,但段明辉以为找到了真相。

而由于左丘永杰突然跳出来,那些试图围攻左毅的安保人员不由地暂缓了行动,生怕一旦爆发战斗误伤到了这位左丘家的嫡系子弟。

左毅倒是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碰到左丘永杰,他点点头说道:“没错。”

“哈!”

左丘永杰猛地一拍大腿:“抓得好,我早就看这个小白脸不顺眼了,这个家伙干了什么生儿子没P眼的事?”

宾客们面面相觑,不少人看向了站在婚礼台上新郎。

新郎的神色平静里带着一丝被冤屈的无奈,正在柔声细语地安慰着愤怒的新娘。

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左丘永杰的话。

段明辉的脸色由青变紫,已经处在了爆发的边缘!

“连环血祭案。”

左毅说道:“他是唯一的嫌疑人。”

说着,左毅掏出了自己的证件和特别调查证亮给梁伟志看:“梁署长,我是江南超管局首席顾问左毅,受总局之命前来调查这起案件,请你配合。”

论级别,梁伟志肯定是要高过左毅的,左毅无权命令对方。

但左毅持有大夏超管局颁发的特别调查令,要求梁伟志给予配合属于合规的行为。

这份调查令的权限极高,梁伟志可以不配合,但不能干扰左毅的调查!

梁伟志的神情不由地变了变,宾客们又是一阵哗然!

连环血祭案!

这可是最近在沪海市所发生的性质最为恶劣的重案,虽然因为涉及到超凡领域,所以对普通民众封锁消息以免引起恐慌,但在这里的宾客们没有一个不知道的。

这五个字仿佛有种魔力,让大家的心里泛起莫名的惊惧,连正被沈远鹏安慰的新娘段雅琪也下意识地挣脱了他的手,后退了两步。

“雅琪!”

沈远鹏就像是被利刃刺中了心脏,看向新娘的眼眸露出被深深伤害的痛苦。

“远鹏…”

段雅琪顿时感觉到无比的内疚,她暗暗责备自己,上前准备重新握住沈远鹏的手。

沈远鹏这么善良这么有才华的人,怎么可能是连环血祭案的凶手?

在这个时候,作为妻子的她应该坚定地站在自己丈夫一边,为丈夫洗刷冤屈。

然而段雅琪还没有来得及伸出手,一名容貌秀美的中年女子无声无息地突然切入两人中间,将她跟沈远鹏分隔开来。

段雅琪吃惊:“韵姨?”

秀美女子微笑道:“雅琪,你不要着急,我相信只要远鹏没有做坏事,那他一定能够证明清白,谁也别想冤枉他。”

一边说着,她一边拥住段雅琪,以温柔的强迫方式将后者带下了婚礼台。

也分开了同沈远鹏之间的距离。

沈远鹏愣在台上,一副心如死灰的痛楚模样!

---------------

第一更送上,求订阅和票票支持,谢谢大家!!!一秒记住"骑士小说网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