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千三百一十三章 本命神通

    俗话说,人算不如天算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倒霉,喝凉水都有可能塞牙缝的。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离谱,然而运用在金乌老祖身上却是份量十足。

    这老怪物今天,委实太倒霉,败于林轩之手,可以说纯粹是运道的缘故。

    聪明反被聪明误,原本,他是想要给林轩一个下马威来着。

    以己之长,克敌之短。

    这样的思路,绝不能说有误,恰恰相反,这样做,正是聪明人的选择。

    所以金乌老祖才先施展力量法则,失败后又用上了金乌真火。

    前者且不提,乃是他傲视群雄的拿手绝技,至于后者,那更加了不得,堪称本命法术。

    所谓本命法术,与本命神通的道理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威力无以伦比,然而与本命法宝的弱点相差仿佛,一旦被破,修炼者会因为心神相连的缘故,受到的反噬伤害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金乌老祖这么做,自然不是头脑发热,金乌真火这项天赋神通,被他炼制成本命法术,威力增加了何止倍许,原本以为对上林轩,即便不能将其灭除,也能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。

    哪知道,林轩对于灵火一类的秘术,同样是擅长以极。

    原本是想要以己之长,克敌之短,哪儿知道到了最后,却演变成了拿鸡蛋撞石头的悲惨结局。

    林轩好端端的站在那里,而老怪物却不得不将失败的苦果,艰难的吞咽下去。

    苦苦修炼的金乌真火,已被幻灵天火吞噬融合。

    金乌老祖,脸上那狂傲的表情,再也无法保持下去,取而代之的是茫然与畏惧。

    脸色更变得灰白无比,普通修仙者或许不会觉得。但渡劫级别的老怪物,都明显感觉到,他浑身所散发出来的灵压,与刚刚相比,差不多弱了小半有余。

    这自然是由于金乌真火,被吞噬的缘故。

    从两人动手到现在,不过瞬息,满打满算,也不过拼了两个回合而已。

    在低阶修士眼里,不过是试探之举。然而金乌老祖自己,却心中有数,他败了。

    而且败得一点也不冤枉,自己最强的两项神通,都被对方以硬碰硬的方式,轻松破除。

    斗法到了这一步,可以说丝毫悬念也无。

    他已是回天乏术。

    继续斗下去只能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盛名之下无虚士,这林小子,远比想象的还要强大得多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难看以极。但迟疑了片刻,还是低头认输。

    “林道友神通盖世,老夫领教了,我也无颜留在此处。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在下这就走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浑身上下已被一团耀目的灵芒包裹。眼看就要冲天而起,朝着极远的天边飞射而去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却有一淡淡的声音传入耳朵:“道友口出狂言。视我云隐宗为无物,如今一句领教了就想要离开此处,试问,天底下有这样的好事么?”

    林轩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修仙者,然而也绝不会任由别人上门欺负,区区一句领教了就想要将恩怨揭过,这老怪物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金乌老祖身形凝住,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着。

    他原本就是心高气傲的修仙者,这样的窝囊气何时受过。

    然而迟疑了片刻,却又不敢翻脸。

    毕竟他的两项拿手神通都被林轩破除,心神牵扯下,所受到的创伤,更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全盛之时,尚且打林轩不过,这种情况下,再与他动手,那就真要将自己的小命儿,交代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他固然傲气,然而与小命儿相比,些许面子自然又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事有轻重缓急,做为活了漫长岁月的老怪物,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,又岂会不清楚?

    最终,他的脸上露出几分苦笑之色:“好吧,这件宝物,就做为赔罪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只见他大袖一拂,一个玉盒浮现而出,向着林轩激射。

    然而出乎意料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林轩并没有接那玉盒,而是淡淡的开口:“林某不缺宝物,这东西,却是不足以抵消道友的罪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想要如何?”

    金乌老祖咬牙切齿的说,以他心高气傲的性格,何时被人逼到如此地步,然而形势比人强,他怒归怒,依旧不敢翻脸发火。

    “道友言重了,林某所求,不过一小瓶金乌灵血而已,只要道友满足我这个愿望,你与云隐宗的恩怨,一笔勾销如何?”林轩却一点也不怒,嘴角边含着淡淡的笑意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金乌灵血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林轩斩钉截铁的说。

    “阁下不嫌这个要求太过分了?”

    “林某可不觉得,阁下若不愿意,林某不介意自己去取。”

    林轩的声音语气,依旧云淡风轻以极,然而仔细听,却不难分辨里面的杀意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机缘巧合,自己回到了此处,云隐宗的下场,那是可想而知的。

    对敌人,林轩可没有手下留情一说,对方若连一瓶小小的灵血都不舍,自己也不介意,永远将他留在此处。

    林轩抬起头颅,直视对方的双目,而那位金乌老祖,脸色则难看得紧了。

    又气又怒,但畏惧与忌惮的表情,也是显而易见的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,阴郁得仿佛要下雨,显然到了这一步,他自己,也是难以抉择。

    原本人声鼎沸的山谷,再次安静下来了,空气仿佛凝固,人人都在等着金乌老祖做出最终的抉择。

    是不惜与林轩一战,还是屈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过去了一盏茶的功夫。

    金乌老祖袖袍一拂,这次,是一小巧的玉瓶飞掠而出。

    林轩伸手接住,拔开瓶塞,金色的灵血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金乌灵血,绝不会有错。

    而且里面所蕴含的灵力,纯正以极,自己只要炼化了此物,实力将在原有的基础上,再增添一些。

    对方最终选择了屈服,毕竟小命比面子重要许多,而一旦交出此物,他也没有脸继续在这里停留。

    算人者,人亦算之,原本想要从云隐宗获得莫大的好处,没想到最后,等来的却是颜面扫地的结果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化为一道灵光离开了这里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  求一下推荐票,谢谢大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