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三百八十九章 一石二鸟

    一时间,魔气蜂拥而出,遮挡住半边天幕,木冠老者躲无可躲,眼中凶芒大做,右手一抬,拍像腰间的储物袋。

    顿时,厉芒骤起,一道数尺长的血光从袋口中ji而出,一晃之下就到了蝎尾上人头顶之处,化为一道血匹练狠狠斩落。

    然而蝎尾上人不退不避,口中早已在念诵咒语,肩头一抖,一缕黑气飞出他的衣袖。 .

    是一柄尺许长的黑气小剑,同样幻化成一道黑的匹练。

    “铮”的一声传入耳朵,两件宝物就在他头顶丈余之处,狠狠撞在一起,随后厉芒交织,互相追逐,急切之间,倒是很难分得出胜负。

    接着蝎尾上人双手连拍,又是几件法宝被他祭了起来,尾巴一甩,那毒针的来势更是刁钻,狠狠的刺向对方的心脏部位。

    这一下若是击实,就算修仙者不会陨落,这肉身也肯定是报废掉了。

    蝎尾上人的实力虽然逊一筹,但这一番急攻,却也让木冠老者疲于应付,终于出空档来了。

    “林道友,快快动手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林轩脸上出大喜之,这么好的机会他岂会错过,当即双手一握,法诀一催天鬼斧。

    顿时,此魔宝戾气大做,斧柄上的那鬼脸仿佛是活过来了,符文!闪,随后化为了熊熊燃烧的火焰,将整个天鬼斧包裹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“安!”

    林轩右手抬起,一指向前点去,天鬼斧势夹劲风,带着滚滚的魔炎,劈刺到了木冠老者的头顶上面。

    贾老魔大惊失,忙想要躲,然而一旁的蝎尾上人,岂会让他如愿呢?

    这样的机会,是自己好不容易才创造出来的,良机若是错过,再想要出现,可就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岂能让他逃脱,这一次,即便不能灭杀贾老魔,也非将他重创不可。

    心中如此想着,蝎尾上人一声大喝,祭出的宝物纵横飞舞,他拿定了主意,这一次,即便付出些许代价也要将贾老魔留在原处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爆裂声大做,里面夹杂着两声惨呼,蝎尾上人疼得面如金纸,他的左臂,已被齐肩削去,血流如注,然而脸上,却闪动着妖异的兴奋之。

    因为目的达到了,贾老魔比他更惨,自己不过是失去了一条手臂,而贾老魔,却被天鬼斧拦腰斩为了两段。

    若换一个普通人,疼也该疼死了,可古魔的生命力,本就比一般存在顽强得多,更何况是分神期的大能。

    那木冠老者居然并未陨落,在伤口处贴了一张符,就让鲜血不再流出,不过那又有什么用处,就算他能够将肉身保住,受了这么重的伤,实力也一定是大打折扣了。

    真是上天助我,今天原本已陷入绝境了,没想到天降下来一傻乎乎的莽夫,莫名其妙的对自己相助,结果化险为夷,反而战胜了强敌。

    嗯,这林小子实力不错,人却呆呆傻傻的,等灭杀了贾老魔,自己不妨假意与他结为兄弟,趁其不注意,将这小子灭除,对方好歹也是分神级别的,想必身上会有不少宝物。

    蝎尾上人恶狠狠的想着,恩将仇报对于凶残的古魔,根本就与家常便饭差不多,谁让对方这么笨呢,他可丝毫不觉得,这么做,有什么不对之处,然而凡事,真的能如他的意么?

    打算不错,可错…林轩并不是真的莽夫。

    就在他谋划着一会儿怎么恩将仇报的时刻,异变突起了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刚刚,林轩虽然也表现出分神期的实力,但远比同阶精纯浑hou的法力,却依旧是有掩藏保留地,这一刻,却再无顾忌,骤然发力。

    霎时间,一股令人窒息的灵压沛然而起,同时,林轩袖袍一拂,一团鸡蛋大小的火焰在他掌心中跃升而出,略一翻转后化为车轮般大小,直奔蝎尾上人而去了。

    幻灵天火!

    同时林轩右手一握,万千剑气仿佛已被他捏在掌中,手一抖,那剑气纵横摔阖,也笼罩住了蝎尾上人头顶的天空。

    从天堂到地狱是什么感觉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蝎尾上人算是尝试到了,一时间,他瞠目结舌,似乎还不相信这急转直下的一幕,前一刻,还联手拒敌的盟友,后一刻,却恶狠狠的翻脸想象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他觉得满嘴发苦,这样的招数,华丽得令人炫目,不过若是换一个时间,他未必接不住,至少不会因为这区区的魔火与剑气就身死陨落。

    然而眼前不同,林轩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,出手的分寸那叫一个刁钻狠毒,他的宝物,正与贾老魔火并纠缠着,根本就来不及防护,而且他刚刚被斩下一条手臂,因为剧痛法力出现了空隙,这时候,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沮丧,悲愤,郁闷,各种奂面情绪将他包裹,但不解其实最多。

    他想知道为什么,可惜林轩没有那么好的心情为他解,与一个死人有什么必要啰嗦,蝎尾上人绝望了,从林轩的嘴角边,他看到了讥讽之。

    原来,所有的一切,都是他布下的局,自己只是在自作聪明而已,还以为别人是莽夫,其实自己才是傻帽一个,算人者,人亦算之,蝎尾上人悔恨无比,可惜一切都完了,林轩是不会让他有机会翻盘的。

    幻灵天火加剑气,林轩已将他灭除,连元婴都没有逃脱,相随一起魂飞魄散掉了。

    蝎尾上人化为了虚无,唯有一个储物袋孤零零的悬浮在半空,林轩一把抓过,今天收获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敌人还没有完全灭除。

    林轩转过头颅,望向了木冠老者。

    此刻,贾老魔的表情也是震撼到极处,刚刚所发生的一切,实在太出乎预料了。

    他望向林轩的表情复杂以极,痛恨,感激,佩服。

    痛恨是因为他的双腿被林轩斩掉,感激是因为自己的大仇人被眼前这小子灭除,至于佩殿…

    千年前,他吃了那么多苦,痛定思痛,心大变,不再那么顽固迂腐,做事情也学会了谋定而后动,像这次来报仇的时间那也是精挑细选,几乎将蝎尾上人到绝境了。

    自问,自己已是心思续密的人物,玩阴谋弄诡计也都学会了,然而碰见这林小子,却仿佛变成了傻子,被他玩弄于鼓掌。

    不止自己,蝎尾上人也是一样,可怜自己两个老家伙,却被这小子一石二鸟的计策给坑惨了,如今,蝎尾已经陨落,剩下重伤的自己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他真的不晓得,而林轩的脸上满是得意之。

    自己的计划执行得不错,说起来,一切也都是意外与巧合,自己不过是因时而变罢了。

    发现林玉娇被蝎尾上人强娶,两人有同门之谊,林轩不能不顾。

    原本,他是打算干脆明白的将蝎尾上人挑了,将玉娇师妹给救出,哪知道又出现贾老魔这样的变故,而且还有雷鹏令牵扯而出。

    听了此令牌的用途,林轩当然是志在必得,然而怎么取,却颇有一番艺术,直接动手强抢是最笨的,那样将面对蝎尾上人或者贾老魔,最坏情况甚至是两人的围攻。

    虽然就实力来说,两人联起手来林轩也不怕,他们再强也强不过天岚双魔啊,而且如今的自己,也是今非昔比。

    然而打得过是没错,有没有必要白费力气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俗话说,上兵伐谋,如果能用计策省却一番恶战与拼斗又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于是林轩才扮猪吃虎,想出子这么个一石二鸟的计策。

    装傻扮痴,果然大有用处,两名分神期古魔,都被他愚弄于鼓掌之上,如今,蝎尾上人陨落,贾老魔的伤势也非同小可,自己可以说,是百分之百的,达到目的了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,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木冠老者一字一顿的声音传入耳朵,脸上满是戒惧之。

    林轩笑了:“我是谁,阁下到了阴曹地府,再慢慢打听,也不迟的,至于目的,嘿嘿,对不起,我也不想说。”

    “阁下是吃定了我?”

    木冠老者的脸上出一丝疯狂之,怒极反笑了:“不错,阁下好心机,好计谋,以我现在的状况,确然打你不过,然而士可杀不可辱,若是我现在自爆,你有几成的几率逃脱?”

    “你威胁我?”林轩勃然变。

    “威胁你又如何,要么你放老夫离去,我们往日无怨,今日的仇,老夫也可以不放在心上,要么,我们就同归于尽如何?”木冠老者目凶光的说,他觉得,事情又落入了自己的掌握,然而,真的如此么?

    前一刻,似乎还气急败坏的林轩,脸上突然出了笑容:“阁下想要自爆么,请便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木冠老者一愕:“老夫若没有记错,我们之间,并没有仇怨什么,你真愿意与老夫同归于尽么?”

    也难怪他错愕,林轩这么做,实在是不符合常理,损人又损己,除非脑袋有问题。

    然而话音未落,却突然听见一阵嗡嗡声传入耳朵,木冠老者心头一寒,忙想要将法宝祭出,可惜已经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只见数十只形如蜜蜂的魔虫,已狠狠的像自己扑过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