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不留破绽

    如今已经进入了混乱海域,人族与海族再打得ji烈无比,一时片刻,战火也烧不到这里。

    不过林轩并没有轻心大意”混乱海域本就颇多腥风血雨,如今这种形势,那危险自然是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生活在这里的人族与海族”表面上或许不会爆发ji烈冲突,但暗地里可就难说。

    病魔能够将这一情况把握”以林轩的城府,又如何想不到呢。

    具体该怎么应付,林轩也不晓得,具体情况肯定是走一步看一步。

    这些暂且不说,此时此刻”还有些事情需要自己处理的。

    林轩像船舱走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静室里,病魔的元婴正在打坐,听见林轩的脚步,这家伙慌忙站起,脸上带着惊疑,对方回来得未免也太快了些。

    不过所有的表情很快隐没”洞宴期修仙者又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城府,可惜那细微的表情变化已经落在了林轩的眼中。

    “老奴给主人见礼。”

    元婴屈膝跪了下去,心中固然恼恨以极”然而表面上的举动却是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如果不知道的人物,恐怕还真会将他当成林轩的忠仆,这老家伙就演技来说,也是一流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林轩同样是分毫异sè不lu”然而在说话的同时,手中却并未闲着,右手抬起,几道劲气从指尖ji射出去。破空声传入耳里,那劲气往中间聚集,化为几道精芒没入元婴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如此变故,却是病魔做梦也不曾想到的”脑海中的念头纷繁而出,难道是自己的意暴lu,还是对方从一开始就不怀好意,仅仅利用自己打的是狡兔死,走狗烹的主意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一种,自己都非常不利,他心中怒极,反抗也没有意义硬是压下了怒火,脸上lu出惊惶委屈之sè:“主人”你这是做什么,为何翻脸对付老奴,我没有犯错。”

    ……哼,心理素质还算不错”不过你以为”在林某面前还有机会méng混过关”老家伙,不用演戏了,你心中想的是忍辱负重,可林某不会给你卧薪尝胆机会的。”林轩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玩心机,这老家伙已很了不起,可与自己相比,依旧是稍嫌稚nèn了些别看他这三个月的表现,可圈可点,似乎真是想要忠心为奴。

    可正因为表现得太完美了”反而引起了林轩的疑huo,毕竟两人乃是死仇”对方就算屈服,从常理来说多少也应该有一些不情不愿的。

    可他呢……

    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,大概指的就是这样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林轩表面不动声sè,毕竟对方还有利用价值在里头。

    林轩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”其实却在留神提防着,如今已经出了大荒海域来到了最终的目的地”也就没必要与这老怪物继续虚与委蛇。

    林轩可不会在身边留一个不确定因数。

    虽然对方的一hun一魄在自己的手里,但这样居心叵测的家伙留在身边终归是不踏实。

    危险要拖杀在萌芽里。

    林轩此时的目的就是将这自作聪明的老家伙好好处理。

    林轩并不打算抽hun炼魄,毕竟是洞玄期修仙者那样处理他的元婴未免有些太浪费了。

    林轩要做的仅仅是禁锢,将其彻底封印起,以后说不定还更有用途,总之先消除这不安定的因数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误会了,老奴待你,绝无二意。”病魔又惊又怒”可反抗是丝毫作用也无,他现在唯一能够给予希望的,就是用言语将林轩打动。

    可惜找错人了。

    林轩岂是那么好忽悠。

    对方说得再天huā乱坠也没用。

    且不说林轩有充足的把握断定自己的推测没有错,退一万步说”就算弄错了又如何。

    自己与病魔本来就是死仇”就算过河拆桥那也是无可指责的。

    和自己玩心机”自取其辱而已,林轩不听对方的解释,一道道法诀打出”将对方牢牢禁锢。

    然后袖袍一拂,一道五彩光霞从袖口中飞出,这道法力包括了金木水火土”将元婴裹住。

    一个直径约两寸高的圆球出现在视线里。

    林轩取出一个玉盒,将其塞入,然后贴上几张禁制符篆。

    再装入须臾袋里,对自己下的禁锢,林轩信心十足,老怪物想要逃脱,根本就与白日做梦丝毫区别也无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后,林轩心情不错,原本准备稍事歇息一下的,却突然眉梢一动,像是感应到什么,身形一闪,又从静室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林轩的动作何等之快。

    瞬息之间,就来到了甲板上面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上午,海面上依旧笼罩着浓浓的白雾,海鸟的鸣叫声不停传入耳朵,在低空盘旋飞舞,不时俯冲进海里捕捉鱼儿作为食物。

    一切都显得非常的安宁祥和。

    可偏偏有刺耳的爆裂声将这平静打破。

    林轩眼睛微眯”只见前方两伙修士正打斗不已”修为倒也不低,除了元婴就是凝丹期。

    看装束,都是寻宝的修仙者,一时片刻”倒也很难分辨是什么势力的。

    不过一方是人类,一方是海族,这一点”倒绝没有什么可疑之处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们是否要帮忙动手?”

    清脆的声音传入耳朵,林轩不用回头,也知道是上官翎那丫头”其姐姐虽然大不了许多,但却稳重成熟,是不会问出这么不经大脑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。”林轩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上官翎有些奇怪了:“争斗的是人类与海族,实力与师傅相比”又不值一提,为什么不出手干预?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谁说有人类与海族,我们就一定要多管闲事,别忘了,这里是混乱海域,每天发生的争斗,起码有上万起,理由更是迥异”在这里,杀人抢宝一点也不稀奇”谁知道争斗的背后隐含着怎样的目的,冒然干预,那简直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林轩这番话没有夸大其词,在混乱海域管闲事”就算是洞玄期老怪物”也有可能麻烦缠身地,说不定一不留神,就招惹了不得了的势力。

    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对于眼前的争斗,林轩视若无睹,直接操纵灵舟”从一旁飞过,翎儿这丫头,是初生牛犊不畏虎,待找到合适的落脚之地后”倒是有必要就混乱海域的形势”对她好好分说分说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这时候,林轩仅仅是简略带过,小丫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倒也不再胡乱开口。

    灵舟虽有一定的隐匿效果,但这样的庞然大物,接近了,那是藏也藏不住,争斗的人类与海族”脸上都不由得lu出戒备之sè,生怕是对方的援兵来着。

    不过少顷之后,双方都松了口气,对方仅仅走路过而已,见灵舟逐渐远去”原本分出一部分精力戒备的双方修士又全力战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接下来短短的一天时间里,与之类似的争斗又碰见了数次,上官翎早已没有了起初的跃跃yu试,而上官幕雨的脸上则多出了几分感慨与骇然之意。

    虽然她的修为不值一提,仅仅是凝丹期”但作为一派之主,这混乱海域什么的还是听说过。

    虽然不曾游历,但典籍上的描述多少还是看到过一些。

    可耳闻哪能与目睹相比。

    典籍上描写的凶险与真实所见一比,那简直就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这短短的一日,他们不仅是见识了血腥搏杀,而且自己还被当成肥羊,被不知名的修士,莫名其妙的打劫了数次。

    这其中,有人类,有海族”也有那种化形期以上的高阶妖兽。

    显然皆不怀好意,杀人抢宝在修仙界本来就稀松平常以极,更何况是如今的混乱海域。

    不过给百草门众人的震撼还是很大地。

    尤其是上官幕雨,她考虑得更多,像本门这样的小势力,在如此严酷的环境下如何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有林轩林线坐镇在此处,第一bo打劫的时候他们就已经hun归地府。

    脸上满身忧sè,不过表面上,此女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林前辈”您准备带我们去哪儿安居落户”是九仙宫所在的巨岛么?”上官暮雨恭敬的声音传入耳朵,这里虽然从没有来过,但一些基本的情况还走了解的。

    “九仙城,当然不走了。”林轩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虽然理论上,那里是最安全的所在,九仙宫总舵,谁有胆子去哪里闹事了。

    不过想在哪儿安居落户,代价却太大了”由于修士太多,想要找到一块合适的灵脉可并不是什么容易事的。

    一个人去九仙城不错,带着这么多人可就大可不比了。

    何况林轩在那里还有仇人,纤幕伊蓝让他多少有些忌惮,不是怕他本人”而是这小子,来历太过神秘,天知道背后是什么可怕的势力。

    做不到知己知彼,林轩当然要小心一些。

    “安家未必要去九仙宫总舵,这附近小岛很多,我们找一个合适的。”林轩云淡风轻的说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上官幕雨点了点头:“那一切就由前辈做主。

    此女乖巧的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罗嗦。

    灵舟的速度已经放慢了很多,继续不紧不慢的在这片海域上来回搜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