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各逞心机

    “道友要这木盒?”

    林轩听了这话,眉头一挑,没有立刻接口,但脸色却慢慢的阴沉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怎么,难道道友对此有什么意见么?”

    望亭楼见了林轩的表情,心中一凛,表面上虽不动声色,但暗地里,已悄然戒备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道友何必明知故问呢,这次我们费尽心机,来寻访宝物,可所谓的仙人遗宝,究竟是些什么东西想必道友也都看见了,林某不愿虚与委蛇,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好了,除了这木盒中所盛放之物,看起来烦有价值,其他的三件宝物,都不过是虚有其表而已,即使有些用途,对于你我来说,也不过是鸡肋之的……“……”,“那依道友之意,又该如何分配呢?”望亭楼没有发火,而是淡淡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依我之意,这木盒中的东西,并非只有一件而已,我们一人一半,平分以后,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,望某说过,这木盒中的事物,对我另有用途,鄙人是势在必得。”林轩话音未落,望亭楼就忍不住插口了,当然这番言语,其实是得了背后翼龙真人的授意。

    “刚才除去古魔,可是林某出的大力,没有我,那禁制也同样无法破除,道友这么做,难道不觉得有些太蛮横了?”

    林轩的语气,渐渐严厉,月儿也踏前一步,与少爷站在一起,主仆二人成犄角之势,空气中的气氛,渐渐的开始凝滞。

    “道友这又是何必,不过是一些女子所用的事物而已,又不能突破境界增强法力,这样吧,剩下的三件仙人遗宝”道友可以优先挑选两件,剩下的”你我再平分,望某这样做,不知道友意下如何?”望亭楼略一踌躇,如此这般的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道友好算计”我与月儿,原本就是两个人,宝物本来就该分成三份,道友这样做,貌似慷慨,其实占了我俩的大便宜。

    何况林某刚才说过,其余的三件遗宝,不过是鸡肋而已”拿了也没有用途,所以林某还是坚持刚才的提议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望亭楼勃然大怒,浑身金色的气焰喷薄,林轩见了却并不示弱,背后同样有金光绽放而出,那九头十八臂法相再次若隐若现了。

    月儿玉手一拂,那式样古朴的砚台浮现而出,鬼煞阴墨在胸前漂浮。

    气氛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,刚刚还携手合作的两个人,转眼间就要分强弱生死了。

    面对享誉千载的望亭楼,林轩居然分毫也不示弱。

    望亭楼的表情,渐渐冷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林轩的神通,他见过,若真与旁边那女子联手,自己纵然不惧,取胜也渺茫得紧。

    “好吧,望某不是强横霸道之徒,你刚才所说的言语,也有几分道理,剩下的三件仙人遗宝”你通通都可以拿去,但木盒之物,必须归我”如果你还不同意的话,我们就只有在手底下见真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林轩的脸上”不由得现出迟疑之色,目光扫像那木盒,似乎非常的不舍,但对于天云十二州第一高手,又怎么可能丝毫忌惮没有。

    见林轩心动,望亭楼喜色一显,忙在腰间一拍,一个小小的玉盒飞了出来:“这样吧,道友若还是觉得吃亏,望某再补偿你五块极品晶石,这东西即使到了灵界之中,依旧大有用途,我想道友应该满意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话语,那盒盖打开,五色光韵流转,果然是五行属性的晶石各一块。

    林轩不由得露出了满意的表情来:“道友如此有诚意,林某若还坚持,那就显得有些不近情理,也罢,这三件宝物虽然没有什么用途,但也不无小补,极品晶石乃是珍稀物,有了牺,林某此行,倒也不算空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道友这么做,绝对是正确选择,你我相互扶持,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,又何必翻脸呢?”望亭楼摸了摸胡须,也不由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既然谈妥,那接下来就好办了,林轩先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望亭楼手中的木盒,随后叹了口气,袖袍一拂,一道光霞飞掠而出,将剩余的三件仙人遗宝裹住,光霞一闪,已回到了他的衣袖里面,随后林轩又将那五粒极品晶石,也一一收入了囊里。

    见了林轩的举动,望亭楼自然也不会客气,手掌一翻,那木盒同样烦为诡异的消匿不见。

    瓜分完了所有的宝物,虽不能说皆大欢喜,但至少表面上,两人也都或多或少的达到了一点目的,至少比起那些陨落的修仙者,他俩实在幸运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不是单用运气可以解释的,而是林轩两人的实力,实非其他修士可比。

    物竞天择,其实从某种意义来说,修仙界,一向都是非常公平的。

    两人瓜分完宝物以后,并没有立刻离开,而是又将整个地宫,好好的巡视了一遍,确定再没有引人注意之物,这才重新凑在一起,商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此行目的既已达到,林某也不准备耽搁,原路返回,不知道道友意下如何?”林轩缓缓的说。

    “望某自然也是一样的,此间事了,估计整个蓬莱山,也不会再有多少宝物,如今剩余的时间已然不多,望某准备找一个地方静坐,待修罗之门开启,就从这里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林轩点了点头,瞟了一眼身前的修仙者:“道友福缘深厚,贵为天云十二州第一高手,如今已是离合后期顶峰的修为,想必度过天劫没有什么问题,未来到了灵界以后,必然也能大展宏图,林某在这里,先恭喜了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这样说,可是在寒碜望某,在下苦修两千多年,才有了今日的成就,可道友今年才多大,以离合初期的实力,手段却层出不穷,配合逆天神通,实力之强,几乎能与我分庭抗礼,在下能扛过天劫,道友又会有什么问题,有没有兴趣,与我一起飞升到灵界去?”望亭楼的脸上却露出苦笑之色: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道友才是前途无量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个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林轩红光满面,似乎被对方的夸赞,弄得有些飘飘然,冲望亭楼一抱拳,随后化为一道黄光,飞出了地宫里面。

    丛刻他身怀重宝,自然没有兴趣,与对方一起离去。

    天知道那老怪物会不会是笑面虎,走到半途,突然翻脸动手什么。

    至于对方所说的破劫飞升的话语,林轩等然不会听进去。

    或许借助神通与宝物,他确实能与望亭楼分庭抗礼,打不赢,但勉强自保却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可神通与境界是两码事,天劫与斗法更是不能混为一谈地。

    劫雷林轩有把握扛过,这只代表他法力强横罢了,可心境呢,据那些上古典籍所说,这种飞升上界的天劫会伴有心魔,可怕程度并不比劫雷弱,而林轩因为修炼迅速,心性与同阶修士相比也大为不如,扛过心魔的可能性几乎是一点也无。

    虽然在通道幻阵的时候,小罗天法相曾经破除过一次心魔,但究竟是法相确实有这种天赋,还是机缘巧合,林轩并不敢肯定的。

    何况劫雷的心魔,与幻阵中的心魔,十有**,肯定是并不相同的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一个不好,就会陌落身死,林轩绝不会傻傻的去尝试。

    望亭楼提议,让自己现在就硬扛天劫,表面上看,是一番好意,其实却包含有祸心在内里。

    当然,自己是绝不会上当地。

    还是与姐姐一起,找传送阵偷渡去灵界更稳妥一些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如嫣仙子现在身在哪晃林轩叹了口气,除了与姐姐分离,他此行的收获,倒确实是丰厚以极。

    想起怀中的三件仙人遣宝,林轩就心中火热。

    这三样东西,对他来说,可绝不是什么鸡肋之物,先前的一番做作,都是刻意在望亭楼面前表现出来的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自己如何能独吞这三样东西,可笑那老怪物聪明一世,糊涂一世,还真让自己一番忽悠,就骗去了三件宝物,反而双手奉上五块极品晶石。

    林轩的嘴角边勾勒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伸手一翻,一个玉盒就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一束头发静静的躺在里面。

    其中确实丝毫灵力也无,否则也不可能将望亭楼骗过,不过能历经百万年而不腐,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,此乃非同寻常之物。

    林轩将其拿在手里,细细把玩,这可是真仙的头发。

    想想当年阿修罗王的一滴真血,就妙用无穷,真仙的这数百根发丝,其价值之大,根本就无法估价。

    只是暂时不知道该如何运用罢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清楚,不代表到了灵界也没有办法的。

    脑海中念头转过,青光一闪,此物已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是那张残符出现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正如刚才所说,不管此符原先有多么不可思议的盛能与效果,既然残破,就没有了用途。

    这一点认知,林轩与望亭楼却是丝毫区别也无,唯一不同的,是此符现身的一刻,自己储物袋中的两块玉佩,不停的嗡鸣颤抖,林轩也由此得知,此符十有**,另有些许古怪在里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