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震海神钟与金身罗汉

    历经千辛万苦,终于取回了天涯海阁失落的宝物,当亭楼浑身浴血的来到总舵,如嫣仙子也感动了。

    生平第一声叫出“姐夫”。

    那时候,梦如嫣非常感激望亭楼。

    只不过后来因为功法的缘故,亭楼为了将瓶覆突破,不得不借助双修,侍妾是娶了一个又一个,随后如嫣仙子才与他交恶。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,看着定海神钟,想着昔日亭楼的好处,梦如嫣心里,也不由得泛起一丝落寂。

    随后想到姐姐,\'中更是酸楚以极,假如如冰仙子还在这里,天涯海阁绝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动地。

    不过失落的情绪也仅仅是一闪而过,很快,梦如嫣的表情,就重新变得清明起来了。

    大敌当前,哪有怀旧的时闰,当务之急,是怎样对付眼前的秃驴。

    念及至此,梦如嫣玉手抬起,五颜六色的法诀向着身前的银钟打去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传入耳朵,低沉古朴,表面上没有什么出奇之处,但里面却隐隐含有别致的韵味儿在里头。

    声音远远传开,随后那锒钟沛然暴涨起来。

    化为百丈之巨,远远望去,便与一座小山相似。

    而在银钟表面,则有无数古朴的符文飘散出来,银光耀眼,一股惊人的灵气向着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“疾!”

    梦如嫣一声轻叱,那些荮文一闪,各种稀奇古怪的飞禽走兽从里面变化出来。

    假若林轩在此处,肯定大惊失色,因为以她见识广博,这些奇兽也大半没有见过,不用说,肯定是灵界之物。

    当然了,眼前不过是用法力幻化而出。另一侧,老和尚也没有闲着。

    大悲金轮盘旋飞舞,佛门梵唱的声音传入耳朵,方圆数里,都笼罩着佛光法力,看上去庄严肃穆以极。

    “阿络陀佛!”

    这次佛号却不是从慧玄口中发出,一金身罗汉的法相出现在他的身侧,磅礴的威压令人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此法相却不是凭空幻化而出,乃是以大悲金轮之力,借来上界高僧

    在魔道之中,也有类似的法术一一真魔降世。简单的说,就是以秘术隔界借来一些大能古魔的魔气附体。

    然而魔道的真魔降世,固然可以让施术者修为大涨,但魔气也会侵蚀他的身体,后患大极。

    而眼前以大悲金轮借来的佛力,不仅没有后患,且威力,也远不是些许真魔之气可比。

    “奈!”

    梦如嫣一点指,那变化出来的飞禽走兽,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凶厉,向着慧玄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咄,在罗汉尊者面前,区区妖魔小丑,还敢逞能么,待我降妖除

    老和尚话音未落,那罗汉法相已一掌向前劈出,动作轻柔,不带一丝人间烟火。

    然而虚空之中,却有无数掌影幻化而出。

    噗噗噗的声音传入耳朵,那些修为不下元婴期的飞禽走兽全部被轻易灭杀掉了。

    离合期修仙者,手持灵宝,即便是仿制之物,威力依旧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进攻受挫,梦如嫣的脸上却没有畏惧之色,只是目光变得越发的冰

    玉指轻扣,一拇指大小的灵光飞射到了半空。随后那灵光一闪,骤然暴涨起来,化为头颅大小,没入了银钟里咚……一古朴的钟声传入耳朵,一囹肉眼可见的音波出现了。以银钟为中心,向着老和尚攒射。

    顿时爆裂声接连传来,一道道罡风凭空浮现,白色的气流如魔蛇乱舞,而这偌大的征兆不过是音波与佛手对轰所产生的余波。

    老和尚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凝重了,自己虽然是中期,但毕竟才刚刚晋级,而如嫣仙子的神通法力,还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期。

    虽然不败有把握,但想赢似乎也不是那么容易。呼……

    四周的天地元气,变得越发的混乱以极,两人暂时停止了攻击,重新开始对峙。

    然而这将是更加浇烈斗法的开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瀛洲岛以西。一座高山挺拔以极,如一柄利剑,直插入云霄里。

    苍凌峰,一直便是天涯海阁的禁地。

    然西山上有什么,别说普通弟子,便是姬月如这位元婴后期的大修仙者,也并不清楚,不过此时此刻,她却奉命在这里守卫着。

    做为本门最重要的禁地之一,此处如嫣仙子看重以极,除了姬月如,还有三名无婴期修仙者,凝丹期弟子更是有近两百之多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样的规模不可谓不强大了,然而此时此刻,苍凌峰却处于风雨飘摇之中,附近的禁制随时有可能被攻破。

    敌人倒也不多,七八人罢了,然而为首的,却非同小可,乃是万佛宗主持,空晦大师。

    不用说,此人也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,今年已经八百岁年纪,虽然还未进阶离合,但一身神通也神鬼莫测。

    传说此人乃是厚积薄发的那种,将近四百岁才结婴成功,但从此以后,却仿佛慧根开窍,不仅修行一日千里,而且所会的法术玄妙以极。

    从无婴初期到元婴中期只花了区区五十载,从中期到后期也~o用了

    不足百年。

    更厉害的是,此人还是元中修士的时候,就能力拼后期大修仙者,其神通如何,自然是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“师尊,我们现在应该如何?”一身材瘦小的凝丹期女子脸色发白的开口了,不止是她,几乎所有守卫此处的弟子,脸上都带着畏惧之色,敌人攻势太猛了,而空晦做为万佛宗主持,声名也太过令人畏惧。

    “发传音符,向附近的同门求助。”姬月如叹了口气,看了一眼摇摇欲坠的光幕,沉声吩咐。“是。”

    下面的弟子二话不说,纷纷扬手发出了传音符,仅凭他们现在的人手,确实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然而火光闪了几闪,才刚刚飞出百丈远,就被对方击落,所有人的脸色越发难看了,对方打算瓮中捉鳖么?

    姬月如的表情越发阴霾,然而就在此时,一惊天动地的巨响传入耳边,里面夹杂着女子的惊呼,竟是禁制大阵已被攻破。

    “哼,天涯海阁好大的名气,也不过如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一沙哑的狞笑传入耳朵里,说话的是一黑脸老者,然而姬月如的目光根本就没有在他身上多做停留,而是转过臻首,一身披袈裟的老僧映入了眼帘中。

    身材魁梧,脸上带着蜡黄之色,额头外凸,容貌颇丑,然而却有宝相庄严之气从他身上散发而出。

    “空晦?”

    姬月如瞳孔微缩,缓缓转过了头颅,自己虽然也是元婴后期,但与对方相比,则明显不是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放眼天涯海阁,除了如嫣师叔,能够正面对上眼前贼秃而不落下风的,恐怕只有刘莹师姐一个。

    然而退是不可能的,师叔吩咐,这苍凌峰,无论如何也要守住,只能拼了。

    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,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也没有什么好说。“喝!”也不知谁发一声喊,乒乒乓乓的声音传入耳边,双方已展开混战。

    人数,自然是天涯海阁多一点,但敌人无一不是元婴期修仙者没有阵法作为掩护,天涯海阁的弟子大多落在下风。

    没几个回合,就有弟子被斩下头颅。

    姬月如又惊又怒,但也明白事不可为了,悄声吩咐:“传令下去,让弟子们不必死战,瞅准机会突咄重围,传音符发不出,只有自己想办法去请援兵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少女应声而去,姬月如则浑身青芒大起,向着眼前的和尚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月如仙子别来无恙,?能进阶元婴后期,也颇为不易,老衲的神通,~~}打更新!]想必?心中有数,明知打不过,何必做那鸡蛋碰石头的蠢事呢,如果愿意束手就阵,老衲绝对会以礼相待的。”空睛的声音传入耳朵,里面明显带着几分诱惑。

    修仙的目的不过长生而已,所以越是高阶的修士,往往越怕死。

    “哼,大师不用多费唇舌,月如明白敌你不过,但师恩深重本仙子绝不会背叛天涯海阁,有本事,你尽管放手过来好了,只要月如但有一口气在,就绝不会容你在瀛洲岛撒野的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,仙子何必如此执着,既然?愿

    意玉石俱焚,那老衲也就不拦着?了。”

    空晦话音未落,双手开阗,一股磅礴的法力汹涌而出,也不见他祭出什么宝物,~~}打更新!]身上的佛光却一下子冲天而起,在头顶形成了一朵金色云彩形状的古怪光幕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空晦口中念念有词,听声音,却像是在诵读佛经似的。

    姬月如深深呼吸,自然不会容对方从容施法下去,玉手抬起,在腰间一拍,一象牙玉梳形状的法宝却被她祭了起来。

    目。

    咋一看没有什么起眼之处,然而上面所散发出来的灵压却令人侧“疾!”此女玉手轻抬,向前点出,从那玉梳之上,爆射出千万道让人心

    悸的寒光,有如飞针法宝,向着老和尚激射过去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施主还在执迷不悟,须知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……”

    b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