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一章 血色

    “说.”林轩眯了眯眼,表情平淡.

    马天鸣一见,自然不敢再拐弯抹角的耽搁时间,双膝微曲,已然跪了下去:”不瞒前辈,晚辈最近修行,实是遇到了瓶颈,难有寸进,还望前辈指点迷津.”

    林轩啊了,不置可否,而马天鸣也没有再开口多说什么,只是脸上的表情充满了热切与恳求.

    心上忐忑自不必说,如今他的修为已到了筑基初期的顶峰,别看距离中期只有一步之遥,但这中间的差距可就有天渊之别了.

    运气好,或许用不了几天就能突破,但更大的可能是,在这个瓶颈上被耽搁数十年之久.

    仙道本就艰难,而自己的资质,实在说不上好.

    马天鸣也是彷徨无计,才想到了求助于这位前辈的法子.

    毕竟对方可是凝丹后期修士,又身体尊崇,怀有大神通,只要肯出手,这件事情,不过举手之劳.

    林轩看着满脸惶恐的马大少.神色依旧淡淡的,伸出手来,在储物袋上一拍,一道白光从里面飞了出来.是一豌豆大小的药盒丸.

    “给你.”

    马天鸣愣愣地接过,不敢多说.但脸上的表情,却露出一缕疑惑:”这个…….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股香甜从那丹药上飘散了出来,钻入鼻端,马天鸣的表情顿时变得狂喜起来:”这…这是上品筑基丹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你的资质虽然一般,但有些物相助,突破进入中期应该没什么问题”

    “多……多谢前辈成全.”

    马天鸣翻身就拜,筑基丹虽然不算什么,但上品的却远非自己所能接触,传说功效逆天,自己修为大涨指日可待.

    此人欣喜之下,马屁声不绝于耳,直到林轩微露不悦之色,才非常聪明的施礼告辞了.

    “少爷,今天怎么这么大方?”

    马天鸣离开以后,银铃般的笑声传入耳朵,月儿飞出了衣袖.

    “小丫头,胡说什么,难道少爷我以前很吝啬,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.既然接受了对方的礼物,自然要出手相助.”林轩不以为然的开口.

    “可是我觉得与少爷以往的作风不同,您明明喜欢低调,何必为一株万年灵草就拿出宝贵的丹药,若是中品的倒也罢了,可上品丹非同凡响.很容易引起有心人的觊觎.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林轩的嘴角边露了一丝笑意,”过去我修为尚浅,做事情自然要事事小心,如今魔婴已然成型,虽不能说从此高枕无忧,但也不需要再如履薄冰,战战兢兢.”

    “此话听来有理,但是……”月儿还是欲言又止.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心中有数,虽然如今已能力敌元婴期的老怪物,但并不会就此张扬的,之所以会给出上品丹药,是因为对方进献的也不是普通的灵草.”林轩掂了掂了手中的玉盒,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道.

    “少爷你莫非在开玩笑,这明明就是普通的万年人参,我怎么没看出来有何蹊跷?”

    “月儿,你错了,此物并不是人参.要宝贵的多……”

    林轩话音未落,眉头突然一挑.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.

    “少爷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距离这里约数十里的某无名孤峰.

    此山高约千丈,灵气充足,山势也较为平缓,放眼望去,郁郁葱葱的一片,苍天古树之间,隐约可见不少亭台楼阁,正是马家的总坛.

    自从有了林轩这座靠山,马家的势力膨胀很快,虽然新近入门的大多是低阶弟子,但这附近的人气,也渐渐旺了起来.

    山峰之上,开辟了不少简陋但实用的洞府,修士们正在里面打坐.为提高实力拼命的努力着.

    马岘是其中一个,他今年已快三十了,从五岁开始修仙,如今已二十余载,虽然还在灵动中期徘徊.但他从不气馁,只要自己努力,总有一天会成功筑基.

    仙道艰难,上至元婴老怪,下至灵动期菜鸟,不论修为高低,每个人总用自己的方法进行着努力.

    最近的修行还算顺利,马岘做了一次大周天循环,正想稍事休息,突然表情一僵,两股可怕的灵压从天而降.

    那是一种令从惊悚的感觉,他的身体甚至不能动弹,便是家主也远远不及,难道竟有凝丹期修士来到了这里?

    可那位李长老明明公形单影只,这可怕的灵压却来自两个不同的个体.

    马岘心中疑惑,同时又有一种莫名不安的感觉,正想要出去看看,一道红光突然从外面飞射而来.

    速度极快,更是耀眼到了极点,他来不及有丝毫反应,就觉颈部一凉,头颅已经落在了地上.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这咱情形,并不是个例,整个马家总坛,笼罩着一片腥风血雨,无数低阶修士,甚至弄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就已身首分离.

    马老儿的表情更是难看无比,此时他的面前站着一二十余岁的儒袍修士,意态闲散,然而马老儿的眼睛却要冒出火来.

    “我马家与阁下无冤无仇,你为何要下毒手?”

    此人正是浩然宗的两位长老之一.闻言笑而不语,可他的笑容里面,也包含有无尽的寒气.

    “阁下这么做,难道不怕引起旋崆岛两大势力的战火?”

    儒袍修士依旧没什么表示,却抬起手来,轻轻一指,一道刺目的红色光华从他的衣袖里飞掠而出.马老儿大惊失色,他虽然心中愤怒,但也知道对方凝丹期顶峰的修为绝不是自己可以力敌.

    为今之计,只有去那山谷,向李长老求助.

    这个想法固然没错,然而却已来不及实现了,眼见红芒到了身前,他张开口,喷出一面小小的盾牌,想要抵挡一二,可刺啦一声轻响传入耳朵,那盾牌有如纸糊,被劈为了两半,可怜马老儿身为一家之主,依然没有逃脱陨落,连尸体也被对方化为灰尘烬了.

    “师兄,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过?”光华闪过,宿儒也来到了身边.

    “哼,量小非君子,无毒不丈夫.若不将马家灭门,我们就算杀了那魔幽门的长老,身体也同样会暴露,那样会为宗派引来麻烦,所以灭杀此人之前,自然要先将杂鱼清理掉了.”